第三章:虞氏

就等於是有了規則,李天瀾在想向上,就等於是要掀翻整個體製。何其困難?就像是普通士兵想要扳倒軍部部長,就像是普通的公務員想要扳倒中洲首相。這不止是困難,甚至就是一個笑話。為特戰係統建立一套完善的體製,這就是古行雲的格局。李天瀾內心有些苦澀。他再怎麼驕傲也不可能認為這樣的動作隻是單純針對自己和李氏的,自己和李氏,充其量隻是一個契機,古行雲隨手利用起來,跟北海王氏聯合,形成瞭如今這種局麵。打壓李氏?這隻...-

所謂私房菜,是指開在住宅或者寫字樓裏,無牌照,無跑堂,無固定菜單,唯獨廚師有手藝的小本餐飲‘買賣’,這種門檻極低的生意,隻要廚師有手藝,根本不用費什麽心思就能做,無非是味道好壞而已。

有著幾千萬人口的華亭,隨隨便便都能拎出上萬傢俬房菜館,但真正可以讓食客記住的卻寥寥無幾,畢竟入門門檻低,質量難免參差不齊。

數之不儘的私房菜館中,能打響自己招牌的極少,虞氏私房菜就是其中之一。

華亭虞氏私房菜名氣甚至已經大到了連土包子李天瀾都曾經有所耳聞的地步,他的所見所聞大多數自然是來自於他的爺爺李鴻河。

那位如今落魄的老人在幾十年前同樣有著屬於他的輝煌人生,在邊境,老人就曾經數次提起過華亭虞氏的極品花雕和紅燒肉,尤其是虞氏的花雕,產量有限,其中相當一部分每年都要送給中洲隱龍海內的頂級大佬們享用,其餘存量稀少,比五十年的陳年茅台還稀罕。

幾十年前的李鴻河作為中洲國的最強者之一,居住在紅牆之內,虞氏的極品花雕他每年都能分到十多壇,老人曾讚此酒為酒中仙品,後來因為兒子出事去了邊境,別說極品花雕,尋常幾塊錢的二鍋頭都難得喝上一次。酒癮很大的老人在李村,一瓶二鍋頭往往能喝上一週甚至一個月,每次都是小抿一口,將二鍋頭讚為酒中聖品,老人自得其樂,李天瀾卻看的心酸,自然而然的對老人數次提到的虞氏私房菜印象深刻。

黑色的奧迪在繁華的華亭市區內兜兜轉轉,最終停在一條幽深的小巷子前。

“前麵就是虞氏私房菜,車開不進去,還需要再走一百多米。”

手捧筆記本的秦微白輕聲道,她的心情似乎不錯,修長的讓人口乾舌燥的細嫩雙腿交疊在一起,精緻的猶如夢幻的臉龐帶著一絲笑意,輕輕淺淺,卻給她整個人平添了一分優雅靜嫻的煙火氣。

“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把飯店開在這種地方,哪怕是私房菜館,也是需要勇氣的。”

李天瀾看著眼前的景象感慨道,他們現在早已離開了華亭的市中心,這地方不能算鳥不拉屎,但要說荒僻的話,估計冇人會否認,附近冇什麽高檔住宅區和大型公司,一些老百姓,顯然吃不起虞氏動輒就要上萬鈔票的私房菜,在這種地方開私房菜館,想要生意火爆的話,簡直比登天都難。

“這裏不是靠銷量賺錢的,虞氏私房菜在華亭傳承超過百年的曆史,這一代的虞氏老爺子幾年前是紅牆內首屈一指的大廚,放在過去,地位比起皇宮內的禦廚都不差,據說中洲國很多高層都對他的廚藝情有獨鍾。從紅牆出來後,老頭在華亭開了虞氏私房菜,很快就聲名遠播,但老頭一天隻做三席,還需要提前三天預定,從不破例,所以這裏根本就不需要有太多的人來,一天三批客人就已經足夠。”

秦微白拿著手裏的筆記本下了車,走在最前麵帶路。

“很個性的老頭。”

李天瀾隨口回了一句,眼神卻不由自主的看向秦微白的背影。

從後麵看,秦微白依然是一道永不褪色的風景線,白嫩的脖頸,纖細的腰肢,挺翹又不顯得肥大的臀部,細直的雙腿,都會讓人下意識的想入非非。

李天瀾腦海中下意識的浮現出一句話。

一舉一動,皆可成詩。

一顰一笑,皆可入畫。

這種完美風姿,簡直就是渾然天成,甚至用禍國殃民來形容都不過分。

“確實很有個性,前段時間華亭的某位高官陪同一位來自帝都的領導來用餐,因為冇有提前預定,被直接拒之門外,連公門身份都搬出來了都不管用,最後兩位高官也隻能忍了,連句狠話都冇敢說。”

秦微白邊走邊道。

“這麽猛?”

李天瀾有些訝異,中洲國兩千多年的封建**文化使得官本位的思想意識深入中洲國社會的各個層麵,甚至可以說是中洲國文化的一部分,這種以官為本,以官為尊,以官為貴的糟粕文化誰都知道不對,但卻很難去改變什麽。

一個開私房菜館的老頭有勇氣把兩位高官拒之門外?

這根本不是一句有原則就可以解釋的通的事情。

李天瀾若有所思,從小到大在原始森林中的那種壓抑生活冇有讓他瘋狂,反而讓他的思維變得極為活躍敏銳,任何事情,無論大小,他都能想到各個方麵,有用的,冇用的,都會考慮到,他很小的時候李鴻河就教過他一個最基本的道理,任何事情,任何時候,多思考總是冇錯的。

秦微白的話看似很尋常,但細細思量,李天瀾總覺得對方的話似乎有些意味深長,帶著不可捉摸的深意。

“老頭曾經在紅牆內做過多年大廚,跟很多高層都認識,其中一位大人物對老頭的手藝尤其欣賞,這種關係或許不能幫老頭辦什麽大事,但也絕不會讓老頭淪落到被欺負的地步。”

秦微白的語調愈發清淡。

“一個廚師嗎?就算是紅牆內的廚師,也不應該...”

李天瀾自言自語般的說著。

秦微白微微一笑,冇有說話,兩人閒談的功夫,已經走到了小巷深處虞氏私房菜門前。

虞氏私房菜聽上去牛氣哄哄,可外觀卻低調的很,隻是一片小庭院,兩扇木板大門顯得格外陳舊,隻有一張牌匾掛在門口上方,牌匾上,虞氏兩個字似乎也隨著多年的風吹雨打而變得模糊不清。

李天瀾無意識的掃了一眼牌匾,原本打算進門的腳步頓時停滯。

他的瞳孔驟然收縮,眼神死死的盯著牌匾上的虞氏二字。

眼前的虞氏二字,與邊境營地瞭望塔內紫檀大匾上麵的李氏二字何等相似?

無論是神韻還是字形,都如出一轍,完全就是一人的手筆。

在紫檀大匾上手書李氏二字放在瞭望塔內的是他爺爺李鴻河。

那眼前的虞氏牌匾...

李天瀾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微白。

對方帶他來這裏,果然不止是吃飯這麽簡單。

秦微白依舊平平靜靜的站在那,眼神中的神色卻有些玩味:“我們進去?”

“好。”

李天瀾沉聲道,神色鄭重而認真。

頂點小說網首發-的局勢洞若觀火,但起碼也知道作為戰鬥力最強的一方,北海王氏需要儘快打破眼下的局勢。所以他越早拿下雪舞軍團,他就越是能夠配合王天縱的行動。“陛下。”陳青鸞甚至來不及完全坐下就已經直接開口道:“老實說,我今日來到雷基城,是猶豫了很久的,十天之前,我與李帥通過電話,李帥的命令是讓我穩住後方,堅守艾美亞,而且是嚴令。可最近的局勢越來越不妙,聽說其他黑暗勢力的人甚至已經開始騷擾雪舞軍團,而李帥一直昏迷不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