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洪武皇帝嫡孫,朱允熥

最精銳的遊騎。一旦偵查者被髮現,被偵查的一方為了阻止自己的虛實被偵到,不管用多大的代價,都要把這些偵查者們誅殺殆儘。若緬甸那邊真有兵馬過來,藍玉此行凶多吉少。其實有一點朱高煦一直不明白,以藍玉的身份他明明可以在中軍大帳之中悠哉的指揮若定,為何一定要屢次冒險呢?不,不是冒險。準確的說,是豁出性命的一往無前。“在那鬼鬼祟祟的乾啥呢?”藍玉罵了一聲。朱高煦低頭進去,“藍帥,我想”“你不用想!”藍玉動手往...-

淅淅瀝瀝,劈裏啪啦。

五月的春雨灑落人間,像是精靈落入凡塵,在人世的天地間起舞跳躍。

春雨貴如油,珍貴的春雨代表著豐收,代表著希望,代表著喜悅。無論雨滴在何處跳躍,人們都會用微笑並且幸福的目光,注視著它,追隨著它。

但在這,卻不是。

雨滴落在明黃色的琉璃瓦上,還冇來及綻放跳躍,便幻化成清水,無聲的從琉璃瓦的縫隙裏,流到青銅的水管中,然後無聲的排入鋪著青石板的水渠。

這裏,是人間最至高無上的地方。甚至是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文明中。最為有權力,最為高貴,最為輝煌的地方,

這裏,是大明帝國的宮城,應天(南京)紫禁城。

這個全天下最為莊嚴肅穆的地方,此刻冇有一絲的喜悅。而且滿宮素縞,放眼望去,都是觸目驚心的白色。輝煌的宮殿之間,也滿是壓抑的哭聲。

白,在華夏人的心中,代表著聖潔。但同時,也代表著死亡。

大明帝國的太子,皇位第一繼承人,於今日清晨因病而死。

這位太子,是大明洪武皇帝和皇後所生的嫡長子,在這個講究儒家正統的時代,他的出身就決定了,他是大明帝國的唯一繼承人。

“開局就死了爹!不是玩我吧?”

太子所在東宮,奉安殿的一個房間之中。張浩,看著銅鏡中,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還有那具瘦弱的身體。

白皙的手指伸出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一般,輕輕的觸摸下年輕的臉龐,馬上又觸電般的縮了回去。

隨後鏡子中那雙有些懦弱的眼神中,別樣的光彩迅速泛起,鏡子中的少年,忽然咧嘴笑了起來。

“原來,我冇死!”

張浩再次伸出手,有些貪婪著摸著自己的新臉。

記憶中他已經在一場車禍中喪生,最後看到的畫麵,是搶救醫生焦急的臉龐。但誰知他的靈魂靈魂卻穿越了幾百年,落在這個因為父親去世而昏厥的少年身上。

鏡子中的少年,張浩的新名,叫朱允熥。

腦中的記憶紛遝而來,前世今生的記憶慢慢融合。

這是大明帝國最為尊貴的名字,也是代表著大明皇族中最為顯赫的的血脈。

今日因病去世的大明太子,正是朱允熥的父親。

朱允熥,大明洪武皇帝之嫡孫,大明太子朱標之嫡次子。

這個時代,嫡這個字,代表著正統,代表著繼承權。

他的母親是大明開國功臣,開平王常遇春之女,被選為太子妃之後,為大明皇族誕下第一個嫡長子皇孫,就是朱允熥的哥哥朱英雄。但是朱英雄體弱多病,常氏為了皇家嫡係的血脈,不惜生命,誕下了第二個嫡子,朱允熥。

四年後,朱英雄夭折,常氏也不幸撒手人寰。而朱允熥在成為冇娘孩子的同時,也成為了大明皇族,法理上唯一的嫡孫。

“朱元璋的嫡孫!”朱允熥看著鏡子裏自己的臉,滿意的笑笑,“這個身份不錯呀!”

可是隨即,他的笑容馬上凝固。

他是朱允熥,不是朱允炆。因為在不久的將來,幾年之後一代天驕朱元璋歸天,登上大明皇帝寶座的,可是朱允炆,而不是他。

朱允炆,朱允熥要叫一聲二哥。

他的生母出身低微,是庶妃,她所生的兒子就是庶子。

在朱允熥母親去世後,這位出身不高的庶妃,因為乖巧識趣,再加上朱標無意再納新的妃子,所以被扶為正妃。

她被扶了正,她的兒子朱允炆,子已母貴,年紀又比朱允熥大了一歲,所以成了朱標名義上的長子。

不過在群臣的眼中,也隻是庶長子。血脈最尊貴,最有繼承權的還是朱允熥。

可是那從後世而來的靈魂卻知道,曆史上真正坐上龍椅的是朱允炆,他的年號是建文。

要知道封建王朝之中,最講究的就是嫡庶之分。嫡代表著正統,而且在原本的時空中,無論是建文帝,還是後來的永樂帝,登基之後都冇有放鬆過對朱允熥這個嫡子的防備。

朱允熥,洪武皇帝臨終之前封為吳王。

吳,乃是洪武皇帝朱元璋繼位前的王號。吳在江南,乃是天下最繁華的所在,由此可見朱元璋對這個孫子的疼愛。

但建文即位之後,卻冇有放這個弟弟去封地就藩,而是關在宮中。

等燕王朱棣發動靖難,成為永樂皇帝之後,等待朱允熥的,卻是冰冷的圈禁。

他的身份太尊貴了,太具有合法性了。所以,兩任皇帝,誰對他都不放心。

想到此處,鏡子中朱允熥那張年輕清秀的臉,微微皺眉,“到底為什麽,朱元璋會選擇庶孫,而冇有選擇嫡孫呢?”

大腦微微有些疼痛,塵封的記憶似乎給了新的朱允熥答案。

這具身體的主人,原本的大明皇帝朱允熥,雖然有著尊貴的血脈,卻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

身子弱,不喜歡讀書。因為從小失去母親,性格軟弱,唯唯諾諾冇有一絲主見。甚至有的時候,在緊張的情況下,話都說不清楚。可是私下裏,頑劣,性情暴躁,刻薄。

朱元璋何許人也?

一代人傑,一代天驕,一代驕雄,千古一帝王!

華夏曆史上出身最低的皇帝,從零做起,硬生生的打走了鐵騎無雙的蒙古人,開創了三百年,風華絕代的大明帝國。

自古以來,得國之正,莫過於朱元璋。

他不是篡位而來,也不是前朝的做亂的臣子。他不是貴族,也是不是世代的武將世家。

他是老百姓的孩子!

因為吃不飽,因為冇活路,因為天下大亂,而投身義軍。

但是,在後世很多所謂的專家,知識分子眼裏,他是一個暴君。

因為他痛恨貪官汙吏,貪汙五十兩銀子以上就把貪官剝皮充草,一百兩以上點天燈,並且用貪官的人皮,做成百姓鳴冤的鳴冤鼓。

因為他晚年為了江山的穩固,大肆屠戮功臣,並且苛責對待天下的官吏。

更因為朱元璋,是一個有著明確階級立場的皇帝。即便他當了皇帝,他的心中也始終把自己當成一個受苦受難的老百姓,他始終站在百姓這邊,為天下百姓主持正義。

所以,後世那些洋洋自得的文人們,纔會稱他為暴君。

可是,無論是誰,都無法忽視,無法否定,朱元璋的偉大。

這樣一位偉大的君主,不但在文治武功上偉大,在親情上同樣的偉大,他深愛著他所有的子女,並且盼望他們成才,從小就聘請名師教導,更是言傳身教,教育他的子女們,要簡樸持家,不能奢侈享樂。

朱允熥的記憶中,朱元璋永遠是粗布衣裳,數年如一日,袖口的地方都磨到發白,開線。

這樣一位皇帝,他的兒孫可以是豺狼,可以是虎豹,可以是縱橫大漠,與胡人決戰的將軍,也可以是運籌帷幄,居廟堂之上的君子。

但,絕不能是個話都說不利索,性格軟弱的懦夫。

想到此處,朱允熥的腦子中,浮現出平日朱元璋和他相見的場麵。每次見到他,朱元璋愛憐的眼神中,總是帶上些痛徹心扉的惋惜。

這年頭,虎父無犬子,老子英雄兒子也必須好漢。

朱允熥冇能成為皇帝的答案呼之慾出,朱元璋那樣的英雄,怎麽會把皇位給一個懦弱的,性格有諸多缺陷地孫子?哪怕是儒家正統中,正得不能再正,尊得不能再尊的嫡孫!

嫡孫重,江山更重!

所以最後,江山給了朱允炆。而最富有的吳王,最有正統意義的王位,給了嫡孫。

“真怪不得別人!怪你自己!”

朱允熥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笑道,“你自己不爭氣,你爺爺怎麽會把皇位給你!”

笑著笑著,朱允熥的笑容收斂了。眼神中,卻閃耀著銳利的光芒。

“我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成為最尊貴的皇孫,那我絕不會讓大明的皇位從手裏溜走!”

頂點小說網首發-要欣賞的時候,它卻又藏了起來。隻給人留下淡淡的,帶著幾分惆悵的追憶。~雪很淺,還來不及蓋住地麵的青石板。斑斑點點,渾然天成,好似從地下長出來的寒霜變成了花蕊....幾名書生站在臨街二樓的窗邊,手捧溫熱的黃酒,笑看地麵的雪花,腦中想著一切可以讚美冬雪的詩句。然而也不知是詞窮,亦或者是酒意不夠,他們隻是靜靜的注視著,溫和的欣賞著。忽然,一名老仆。一名揹著掃把的老仆,出現在樓上幾位書生的視線中。地麵上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