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回來了

。“你先走吧,我還有事沒理完。”知道江亦琛回來肯定會搬回江宅,為了錯開跟他麵,刻意在醫院呆到深夜纔回去。和江亦琛,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十九年的‘陌生人’。‘陌生人’的含義在他們之間是指,沒有緣關係,不是親人,不是朋友,不是夫妻。還清楚的記得,十八歲時,當他發現畫的他的肖像和寫的關於他的日記時,那種極度厭惡的表,的暗就這樣被公之於眾,赤的被他視如草芥,扔在地上隨意踐踏。從五歲踏進江家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把孩子做了!”

醫院,時雨經過樓梯口的時候,突然聽見悉的聲音。

江亦琛?

時隔三年,他終於回來了麼?

呼吸一滯,鬼使神差的停下腳步,因為聽,略微有些心虛。

一個人在哭:“我不想打掉孩子……求求你了……”

“孩子以後還會再有的……”男人的聲音冷冽,不容拒絕,沒有半分安的意味。

他不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懷孕的人……

時雨心頭發,不想再聽下去,惶然逃離。

坐在科室裡,拿出手機翻出那串悉的電話號碼,卻沒勇氣撥過去,他這次回來不曾對半分,大抵是故意的吧……

“時醫生,還不下班嗎?”路過的小護士出聲詢問。

“你先走吧,我還有事沒理完。”

知道江亦琛回來肯定會搬回江宅,為了錯開跟他麵,刻意在醫院呆到深夜纔回去。

和江亦琛,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十九年的‘陌生人’。

‘陌生人’的含義在他們之間是指,沒有緣關係,不是親人,不是朋友,不是夫妻。

還清楚的記得,十八歲時,當他發現畫的他的肖像和寫的關於他的日記時,那種極度厭惡的表,的暗就這樣被公之於眾,赤的被他視如草芥,扔在地上隨意踐踏。

從五歲踏進江家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對無比憎惡,他的,是不敢奢求的,所以相反的,顯得對他的喜歡那麼可笑。

進門的時候,沒有開燈,在江宅住了十九年,清楚這裡的每一細節和陳設。

走到臥室門前,剛握住門把手,後突然一陣火熱襲來。

黑暗中,男人擁吻著,悉的氣息將包裹,帶著濃鬱的酒味,冰冷的吻細碎的落在上、脖頸……

對他向來沒抵抗力,尤其是在三年未見之後,在快要沉淪的那一刻,忽的想到了白天那件事,他有人了,還懷了孩子,不該再這麼輕賤自己。

鼓起勇氣猛然推開他,迅速整理好:“你喝多了。”

男人準的住的下,譏諷道:“我不喝多,怎麼會想跟你上床?當初你不就是這樣爬上我的床的麼?怎麼?才三年不見,變清高了?”

時雨咬著沒吭聲,早就對他惡毒的話免疫了,過去無數次就連在床上他也不忘說這些糟踐的話。

的沉默讓男人無比惱火,著下的手加重了力道:“知道我回國,還敢回來得這麼晚?!”

垂下眼簾,因為疼痛,聲音有些發:“你沒告訴我。”

他忽的湊近:“所有人都知道,你會不知道?”

是啊,在醫院‘偶遇’他和那個懷孕的人,後來又看到了新聞,所有人都知道他回來了,就最後一個知道,還是在那麼意外的場合下,以為,他不會想見到。

沒耐心等待搭話,江亦琛強行抱起走進臥室,將倒在床上,連前戲都省去,直奔主題而去。

時雨驚慌失措的抬手抵著他口:“哥!”在地上隨意踐踏。從五歲踏進江家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對無比憎惡,他的,是不敢奢求的,所以相反的,顯得對他的喜歡那麼可笑。進門的時候,沒有開燈,在江宅住了十九年,清楚這裡的每一細節和陳設。走到臥室門前,剛握住門把手,後突然一陣火熱襲來。黑暗中,男人擁吻著,悉的氣息將包裹,帶著濃鬱的酒味,冰冷的吻細碎的落在上、脖頸……對他向來沒抵抗力,尤其是在三年未見之後,在快要沉淪的那一刻,忽的想到了白天那件事,他有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